方永、南天紫云

道亦有道

IV 入定(Stillness) 节选自《冥想的艺术》,(美)麦克奈丽著,夏理扬译
作者 vinoca 發布於 2011年07月25日

IV 入定(Stillness) 节选自《冥想的艺术》,(美)麦克奈丽著,夏理扬译

南天紫云整理,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_^

20 单点

我们到现在为止所做的是真的冥想吗?这就看你怎么定义冥想了。印度人认为,除非你到达了一个很深的冥想专注状态,否则你就不能算是在冥想。在这个状态中,你常常地沉浸在你的冥想对象中,以致全世界都消失了。

有一次我在印度的一个寺庙里和我的上师共同冥想。庙里有几位印度的圣人在那儿做祷告。然后他们开始用印度语谈论我们(这在庙里是常见的事):“我不觉得他们在冥想。我不觉得他们超越了一般的深思状态。“于是我开始在心里自我辩护起来。可是那时候我意识到,如果我在试着专注于冥想对象的时候,还能够听到他们的对话,他们很可能是对的!

我们到现在为止所做的,在他们看来只能被叫做深思。但是藏族人很和善。他们这么想:我们为何不从一开始就把他们都称作冥想家呢?这样我们可以在他们的意识里种下铭印,让他们以这种方式看待自己;这样他们就可以更快地达到那个深沉的冥想专注状态。他们是对的。这和我们之前讲到过的“神性的尊贵”是相似的。所以从现在起,你就是个冥想家--千万别忘了!可是,当我们真正达到那个冥想境界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

让我们来做个实验:闭上眼晴,把你全部的专注放到一个点上--你鼻尖的那一点。停留在那里不要动,仔细观察呼吸:空气从你的身体里流出去,再流进来。试着专注于那一个点,不要有任何杂念,这样保持十个呼吸。(来吧--把书放下,做一做这个实验。)

你能做到吗?十次呼吸差不多是一分钟,就看你呼吸的快慢了。如果我们完全诚实的话,如果我们在努力专注于对象上的时候,认真仔细地观察了我们的意识,我们就会发现我们无法在一个单点上停留超过几秒钟的时间--或许顶多三个呼吸的时间。不管我们有多努力,不管我们的愿望有多强烈,我们就是无法让我们的意识如我们所愿。

这个冥想的对象是呼吸,所以除了呼吸以外就不应该有任何其他对象进入你的意识。不应该有这样的念头:“这儿有点热,”或者“我得把那件事情做完,”或者“今天晚饭吃些什么呢?”因为我们要努力做到的是“单点专注”--也就是一个完全入定的意识,在一段时间内完全专注于一个单一的对象。

意识无法同时专注于两件事情。你或许以为你在观察呼吸的同时还在想着晚饭的事情,但实际上你的意识在很快地从一个对象转换到别一个对象。这种我们整天都在做的细微的转换,不会促使我们的意识变得宁静入定;;恰恰相反,它会让我们的意识疲惫不堪。

藏族人说,一个人活着需要四种养料:食物、睡眠、希望和专注力。专注力就像是意识的食物--正如睡一个好觉能恢复身体的精力,专注力可以让意识变得年轻。我想,恐怕在当今社会里,我们的专注力已经被剥夺了。所有那些网上冲浪,不断地转换、转换、转换,使我们根本无法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警醒的和富有创造力的意识。我们睡得再多也没用。

我们想要我们意识的水和玻璃一样顺滑。这样我们才能直接看到水底下的真理。

我们想要完全专注于我们的呼吸,以致我们不再感觉到我们周围的房间。如果有人在我们旁边发出声响,我们会因为专注得太深而根本听不到那个声音。

我们的专注会深沉到无法感觉到身体的任何其他部位--就好比我们身体上除了鼻尖以外的其他部分都完全消失了一样。

我们甚至都不会感觉到我们自己在观察呼吸,否则的话我们还是有两个专注点。只有呼吸。我们就是呼吸。

或许你都不会注意到时间的流逝。但是你却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纯净、尖锐和清醒的意识状态。这种水晶般纯净的意识状态就是“入定”的状态。

想象一下,你一生都在一个的壁橱里。然后有一天,你将橱门打开,第一次沐浴在阳光里。这就是到达入定状态时的感觉。它要比你至今所经历过的任何身体或心理上的愉悦好上一百倍。当你达到入定之后,所有其它的经历和它相比就都像是焦躁不安的搅动。

我相信你一定经历过这种接近于深度专注的状态。比如那些伟大的音乐家,他们经常会沉迷于他们演奏的音乐当中而忘记了全世界。

通常这种专注都会和对某样东西的激情一并发生。如果你有那样的激情,你就可以将你的意识完全沉浸到你所做的事情当中。我们需要找到那样的激情来做冥想。

21 单一目标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如何真正地冥想呢?并不是因为冥想让我们感觉很棒--这只不过是冥想的一样副产品罢了。我们学习冥想是因为,精神修行上的每一个重大进步都是在深度冥想状态中发生的。在这些进步中,有一步是我们都必须要努力达到的。

我们已经谈到了一些关于现实的真性的内容--比如我们周围的一切都是投射,它们都没有自己本身固有的特性。从理论上来讲,你能够理解这个概念,至少能够理解一些--因为你看得懂我写在这里的文字。你在你的意识里将我谈到的概念组织成一个图像。

然后当你开始对空性进行冥想的时候,你对它的理解会渐渐加深。当你听到别人提起“空性”的时候,你的意识里所产生的图像会变得越来越细致。但是这仍然只是概念化的理解--它仍然只是代表这样东西的意识图像,而不是这样东西本身。

让我来给你举个例子。比如某人在给你解释什么是原子。他先告诉你:“原子是一切物质的组成单元。”于是你意识里就有了一个模糊的图像--你坐的那把椅子是由许许多多肉眼看不到的微小颗粒组成的。接着他又告诉你什么是质子、中子和电子,于是你意识里的原子的图像就更清晰了。

可是有一天,你在显微镜里亲眼看到了一个原子。这时候情形发生了变化:你一直以来只是基于听闻而相信的东西终于呈现在你自己的眼前。这一天,原子对你来说成为了真实的东西。

我们需要把空性变成对我们来说是真实的东西。我们需要直接看到它。这才是达到我们目标的唯一方法–这个唯一的方法能让我们从这个染污了的、痛苦的、会衰老死亡的身体和意识,进化为一个全然纯净的生命,它有着充满极乐的光身和充满爱的意识。这个生命将不再受到单个时间或空间的束缚,而是可以同时存在于一切时间和空间。

你瞧,我们要明白我们的身体和意识也是空的–它们其实都只是概念或图像。它们只是又一个投射。这就意味着我们的身体和意识有着无限的变化可能。我们并不局限于生活分配给我们的有限资源当中。我们可以创造一个不同的投射。停下来让你自己梦想一下,想象你看到自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而已经到达了终极目标的样子。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很简单–我们只需要将看法转换一下。

可是目前要这样想象还很难。我们对现有的这个身体和意识的观念非常强烈–我们非常执著于这些关于“我”的被染污的观念–以致我们无法打破局面,无法改变。除非我们能够亲眼见到这个身体和意识到底是什么,到底不是什么,以及可能成为什么。

所以我们必须到达一个深度的冥想专注。因为这是我们直接见到空性的平台。而且,直接见到空性会震颤你的整个世界。

22 直接见到空性

在你直接见到空性以前,你的所有看法都是不正确的。你所经历的任何事情,从某种角度来讲都是谎言。因为它们都看起来好像真实存在于外界。我们稍稍谈了谈概念和直接经验之间的区别。好,那么我就告诉你,你至今为止从没有过一个直接经验–你所经历的一切是许许多多的概念–它们是你意识里的一系列图像。

现实有两种。一种是我们现在生活于其中的现实,我们通过感觉知觉来经历它。这个现实被叫做“虚假”现实,因为它一起都在耍弄我们。在所有这些幻觉底下,有着被称为“终极”的现实–也就是一切事物的真性。

当你进入对空性的直接认识时,你第一次与终极现实融合。这个状态完全超越了这个世界,无法用言语描述。但是我们可以说,这个状态就像是亲眼见到上帝真正的面庞。纯净的、没有任何染污的真理。你早就把感官抛在了后面–再也没有了视觉、听觉以及其他感官知觉。而且你也把你自己抛在了后面–你不再认知到一个身体或意识。你也没有对时间和空间的认知。因为所有那一切都是虚假现实中的东西。那么还有什么可看的呢?

想象一个人先天眼瞎。你能向他描述红色是什么样的吗?再想象一下,如果这个人突然能够看见了,那么对他来说就好像是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当你从见到空性的状态中出来了,你又一次被被迫以错误的方式看到事物–事物又似乎是“在外部”了,又好像是从它们那里向我们走来。但是现在的区别是,你是明白的,你不会再被骗了。正因为如此,你是自由的。

你现在不同了。你是一位被称作“觉悟者”的人–一位不再有恐惧的人。

23 入定

现在我们已经清楚了目标,剩下的就要在方法上下工夫了:这个方法就是冥想。冥想对于我们西方人来说挺难的,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训练过我们的意识,所以它们就像果冻一样–又软又松。不要说几分钟了,就是要让我们在一样东西上专注几秒钟都是很难的,不一会儿我们的意识就跳到别的东西上去了。我们没有的意识“肌肉”来让意识停留在一个地方。这就好比某人一直都是个“沙发土豆”,突然有一天他要去绕房子跑一圈–这该有多难啊!但是如果这个人每天都绕着房子跑一圈,那跑步对他来说就会变得越来越容易,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我在寺庙里遇到一些年轻的和尚,在那之后我对我自己那杂乱无章的意识感到十分难为情。他们只有十二岁,可是在意识能力上却大大超过了我!除了感到谦逊之外,我还学到了另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我们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我们的潜能。从小到大,我们从来没有受到过真正的挑战,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大。这不但对人类极其不利,而且如果我们不去继续努力学习和成长的话,生活实在太无聊了。不过,开始得再晚都没关系–我就比那些小和尚开始训练的时间晚了十八年呢。

下定决心。向自己保证–你一定要督促自己,最终达到入定的状态。

24 不冥想

那么我们如何达到那个美丽的境界呢?我们如何让意识入定呢?有人说,为了达到那个非常深的单点专注境界,我们必须要克服六件事情。他们把这叫做冥想的六个障碍。第一个障碍太明显了,甚至有些可笑,但是它的潜在危害却非常大。而且第一个障碍是最难攻克的–它甚至可以在你已经很擅长冥想的时候来挡你的道儿。(有时候甚至是在冥想了二十年之后!)

那么冥想的最大恶魔敌人是什么呢?不冥想!任何人都会同意这一点:如果你不是真的在垫子上坐下来,你就绝对不会进步。可是我们都那么忙,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在干扰我们,不让我们坐下来冥想。

我们必须把坐在垫子上冥想变成我们能想象得到的最具诱惑力的事情。我们必须说服自己今天我们真的想要冥想。明天也是,后天也是。这样一来就很容易找到时间做冥想了。我们总能找到时间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那么我们如何说服自己呢?你就不断想象当你自己达到那个深度专注状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让你自己去梦想,想象你要成为什么样子。并且每天只要在垫子上花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让你变成那个样子。然后你就坐下来观察。变化已经开始发生。

25 丢失对象

大多数人第一次坐下来冥想的时候,都会惊讶地发现:我们的意识根本不听我们的使唤!我们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人们所说的“猴子脑袋”–跳东跳西,一刻不停,完全没有规矩。我们想好要对一个话题做冥想的,但结果却把大多数时间用来想完全不同的东西。

或者,即使我们的意识没有完全游离,我们仍然不能把对象想清楚–比如你计划要观想一个红色的对象,但是你意识里跳出来的却是黄色!这挺让人气馁的,直到有一天你发现原来每个人在一开始都是这样的。因为这个就是冥想的第二大障碍:丢失对象。

我们从来都没有真正试图去控制我们的意识;我们只是任其自然。要解决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神奇的药方。你必须持之以恒:有两个步骤可以慢慢地将你的意识训练成听话的意识。

第一步:每当你的意识游离的时候,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要“现场捉贼”,你要注意到意识游离了。你要能想到:“哦,我已经不在对象上了。”随着你每天每周的练习,你的这个技巧会越来越熟练–在你的意识游离的那一刻和你抓到它游离的那一刻之间,时差会越来越短。

第二步:将意识拉回到原先的对象上来。这个通常比较难做到,因为我们的意识会很自然地游走到我们觉得有趣的对象上面去。严格管制这一点!不要让那只猴子控制住你:把他拉回来,好好训练他,让他知道你不会再容忍他的这种野蛮行为。“坐下!不动!”做你自己意识的老板–至少每天做几分钟的老板。

现在你会感到有些“人格分裂”了。我到底是谁–我是这个意识,还是把意识拉回来的人?如果你想要成功地冥想,你必须要培养这个新的“另我”。我喜欢把他称作“观察员”–他是我里面的一个小警察,在观察我的意识,把它从麻烦中拉出来。从现在一直到我们达到完美的冥想状态,我们都会需要这位“观察员”的服务。

这儿有一个有趣的问题:你能观察“观察员”吗?你自己去试试看。如果你发现你能观察“观察员”,那么就说明有第二个“观察员”在观察第一个“观察员”。如果这个没错的话,那么根据你的专注级别来看,你可能有无数个“观察员”。这就像是我们之前谈到过的在无数颗心里面有无数个小球一样。

意识真是奇妙的东西啊!

冥想

呼吸冥想

这个冥想是每个藏族人在进入主要冥想之前都要花几分钟来做的。它就是很简单的观察呼吸练习。这里要说的是,光坐下来连续观察几个小时的呼吸是不会带我们直接见到空性的–我们不会从这样的练习中得到很多益处。我们观察呼吸主要是为了让意识进入一个中性的空间–也就是介于我们的外部生活和内心世界当中的空间–这个练习能让意识做好准备,进入更深的状态。

呼吸冥想也是一个很好的参照。我们每天都可以用它来检查我们的意识在哪里。你会发现早晨观察呼吸做得有多好和接下去的一天过得有多好,这两者之间有着有趣的联系。更有趣的是,你早晨观察呼吸有多好和你在前一天是如何对待他人的也有关联。如果你很仔细的话,你就会发现到底什么会搅乱你的意识,什么会让它平静。这样一来,要达到单点专注就变得容易了。

第一部分

随着你每天练习做这个冥想,看看你能不能一点点稳步地加强你的专注力,直到有一天你真的能够没有任何间断地数到十个呼吸。

第二部分

· 专注于你鼻尖的呼吸,但是这一次不要试着去观想呼吸。而是去聆听呼吸。把你所有的专注力集中在聆听呼吸的声音,听到空气出进你的身体。聆听十个呼吸。不要故意把呼吸声变大,而是努力将你的专注力变得更敏锐。

在做这个冥想的时候,你会注意到:藏族人数呼吸的时候是倒着数的。我的意思是,他们从呼气开始数,然后以吸气结束,这样算一个呼吸。这么做有着很深刻的原因,我们可以在今后讨论。现在你只需要明白做这个练习是为了让意识平静。

冥想贴士

静如磐石

我们已经讲过在冥想的时候应该如何选择座位和坐姿,但是我们还没讲过冥想最的一个方面——如何静坐。

身体只是意识的一个层面——它是意识的比较粗糙和外在的层面。所以我们可以从我们的身体上来看出我们的意识处于什么状态。意识是不是无精打采了?意识是不是太紧张、太僵硬了?我们把身体用作意识的外在反映,以此来检查意识的状态。

但我们也可以反过来进行——我们可以用粗糙的层面来影响较细致的层面。比如,如果我们把身体保持得完全安静,那么我们的意识也会变得平静。

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无法在身体不安的情况下希求意识的平静,所以我们需要提高静坐的艺术。

任何一个冥想,如果做得好的话,人的身体都会进入一种深度的静止状态。这很像是你的身体在你做梦时的状态。做梦的时候,你的腺体向全身发送一种化学物质,使身体凝固成石头似的;所以你才不会在睡着以后起来走动,把你梦里的情形演绎出来。在冥想中,你要发出这个信息——你必须训练身体,让它自己凝固成一块石头。

下面是一个冥想练习,我们可以用它来学习如何达到身体的静止。

· 进入到一个你最喜欢的舒服的冥想姿势。

这是一个很适合在开始主要冥想之前做的练习。我在一个建议——别在这个练习上花太长时间,否则你还没开始做正事儿就已经疲劳了。

26 昏沉

你是不是犯困了?或者感觉有点无聊?藏族人把这个问题叫做“昏沉”。这种“昏沉”可以指非常显著的睡着打鼾,也可以细微到一种不够强烈的专注。

十分极端的情况倒是容易解决的。如果你在冥想的时候睡着了,那么很可能是因为你前一天晚上睡得不够。你必须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摄取充足的睡眠,这样才能做到高品质的冥想。而且每个人也不一样,所以你一定要自己身体的信息,做好判断。

还有一个肯定会造成意识昏沉困倦的原因就是吃得太饱,或者吃完马上做冥想。你不应该在吃完之后马上冥想,因为这时候身体里所有能量都跑到你的胃里去消化食物了,于是你的思维一定不会很清楚。吃完后至少隔一个小时再冥想,而且如果吃的是大餐的话,那就再多等一会儿。你吃的食物品种也会影响到你的冥想。

一旦当你成为了冥想者 你就不再只为美味而吃东西了。你吃东西是为了要给你的身体和意识提供必需的能量。所以你一定要很当心。你早晨醒来做冥想的时候感觉半睡半醒的,那么你就要想:昨天晚饭我吃了什么?注意观察哪些食品适合你,哪些不适合你。每个身体都是不同的。你最终还是要倾听自己的身体,体会出什么最适合你。

另外,在前一天闹情绪是最最不利于冥想的,没有什么比它更糟了。当一个负面的念头或情绪突然袭击你的意识——暂时弥漫于你的意识的时候,你会非常疲惫。所以,作为一个冥想者,你必须尽可能避免闹情绪。

战胜极端“昏沉”的最佳方法是从一开始就避免进入那种状态。也就是要避免我在前面讲到的所有那些陷阱。但是如果你正好发现自己处在这个状态里,那么下面就是一些“现场急救方案”

这个时候意识是黑暗的,或者甚至有点消沉。一个好办法就是去想一样明亮的东西,比如太阳的光芒。或者你也可以去想一样生气勃勃的、快乐的东西,比如你所爱的人的脸庞,或想像当你成为用光做成的天使的时候会是多么美丽。

你必须非常自己,知道什么东西一定会把你的意识带出那些黑暗不明深渊。我的建议是:当你正处在这种“昏沉”的时候,要出一个解决办法是很难的;所以事先就要准备好你的快乐解——现在就来想好你的解药是什么。

到现在为止我们提到的是“昏沉”的显著表现形式。它有时也被叫做“昏睡”。

这个状态是很明显的,而且它也有很明显的解药。真正阴险的问题是“细微昏沉”。

“细微昏沉”的讨厌之处在于你不一定能够发现它。你坐得非常安静,意识也能够长时间地专注于对象上。而且这个对象还很清楚,但缺失的是它背后的一种能量。有些人可能这样冥想很多年,都一直达不到真正的冥想专注的极乐。因为他们没有发现这个讨厌的小问题。

当你真的沉浸在你的对象中时,你会感到兴奋,感到有激情。这个感觉和你在看一部非常美妙的电影时是一样的——你完全渲染在故事当中,全神贯注。你需要对你的冥想对象也培养起同样的感觉:兴奋又入神。

藏语中有一个词叫ngar,翻译过来是“强烈程度“的意思,也可以指锋利的刀刃。你的意识要像刀刃一样锋利。你必须把你的专注力向上推一级,再推一级,再推一级——直到你的意识最大限度地紧握对象,再也不会让对象溜走了。这个我们到以后再讲。

要达到那种激情的最佳方法,也就是达到强烈地专注于对象的程度,就是选择一个你真的感兴趣的对象。你要觉得和这个对象天天在一起是很快乐的事。这个对象让我向往坐到你的冥想垫子上。这就需要你运用想象力了。我给你提供的是冥想的基本架构;要把冥想变得有趣就是你的事了。

更多请在这里下载PDF格式文件。


下一篇
linux 迅雷